一旁的众将也是怒声喝道主公此人定然是来羞辱
当前位置:主页 > 羽林官网 >
羽林官网

一旁的众将也是怒声喝道主公此人定然是来羞辱

来源:羽林娱乐官网-羽林娱乐平台登录入口 发布时间:2018-05-23
内容摘要:高览一听,立即定睛望去,果然,还是昨日的那个时间,张燕的大营已经有了动静,一看一排排的云梯,攻城车已经拉了出来
高览一听,立即定睛望去,果然,还是昨日的那个时间,张燕的大营已经有了动静,一看一排排的云梯,攻城车已经拉了出来,在营外排列,只要排列结束,便会攻城,高览立即怒吼一声,道:“兄弟们!立即准备!准备!”
 
    高览的吼声所有人都行动了起来,立即准备守城,现在想荥阳城,已经千疮百孔,城内的房子已经全部拆毁,木料,石块都已经被聚集起来在城下,还有百姓的粪便,也都全部聚集起来,这些可都是守城的利器,幸好荥阳乃是兖州重镇,也是李林一早就准备好提防刘和虎牢关兵马的城池,城内的粮草和军械倒也还可以支撑,但是能够制成多久,就连守城的主将高览,心里都已经越来越没底了…………
 
 第一百章 重整人心(3)
 
    众将士听着高览的指挥,弯弓搭箭,凝望着已经开始接近的刘和大军,“三百步…………两百步…………一百步…………放箭!”高览一声怒吼,城头之上,立即箭如雨下,而下面的张燕大军,当然是早有准备,立即有人喊道:“举盾!”
 
    一攻一防,一切都是正常的攻守程序,谁胜谁负,就看谁可以坚持住了,但是李林的死讯传遍天下之后,整个大汉的这座天秤,都已经向刘和这边倾倒,光凭高览对李家的忠心,和麾下军队的这股狠劲,也是无法改变,但是无论如何,现在,高览是和守将,要死守城池…………
 
    “快!那石头给我砸啊!”
 
    “快!把云梯给我支下去!”
 
    高览疯狂的怒吼着,但是指挥依旧是有条不紊的。
 
    “将军!快看!对面的井阑冲过来了!”一个士兵大喊一声。
 
    高览眼睛一紧,阴狠的说道:“井阑,早就盯上你了!”
 
    攻打荥阳,张燕当然也是顶着巨大的压力,所以几乎把自己的家底都拿了出来,光攻城的井阑,就不下上百架,不过打了快两个月的荥阳,如今也就剩下这20几个了,但是井阑乃是攻城利器,只要荥阳一破,兖州门户大开,也由不得张燕有所保留,必需要用全力攻打荥阳高览!
 
    高览喝道:“快!拿燃烧弹来!”士兵会议,立即跑了下去,高览不跟随意出城,但是井阑这样的攻城利器,必需要毁坏,不过对于守城,李林早就已经有了对付井阑,攻城车这些东西绝佳的计划,那就是用燃烧弹!而荥阳至今还没有被攻破,这燃烧弹正是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李林甚至因为要将酒做成燃烧弹,要耗费很多的酒,而酒这种东西需要粮食酿造,中原大地战火连天哪有余粮,所以李林便禁止私人酿酒,将酒都集中起来,都用在了制造燃烧弹上了。
 
    井阑一步一步的接近,上面已经沾满了弓箭手,一看已经到了射程,立即放出了箭矢,高览赶紧喝道:“快!防御!”立即有人举起盾牌,或者是木板挡住射来的箭矢,然后这些箭矢也会被拿下来,成为城头上弓箭手的反击箭矢,这样循环往复。
 
    “将军!拿来啦!”一个士兵跑到了高览身边,拿着一个木箱,里面都是一个个瓦罐,瓦罐都是细口,都塞得紧紧的麻布。
 
    “好……”高览一会头,刚要叫好,但是一看这木箱,立即喝道:“怎么就这么点了!”
 
    士兵也是被吵也是委屈无比,道:“紧紧!这都快两个月了,能够剩下这些也就不错了!”
 
    “妈的!”高览骂了一声,一看这些井阑的数量,这燃烧弹可是不够了!这个怎么办!思索片刻,高览一咬牙,只能硬拼了,放敌军上城头,肉搏战!比谁很!
 
    随即,高览立即指挥道:“弓箭手,只射东面八个井阑!剩下的不管!”让弓箭手射的井阑,正是高览要放他们过来的井阑,先让弓箭手消耗井阑上的兵力,然后再让他们上来硬拼。
 
    “点火!”高览大喊一声,士兵们立即拿起燃烧弹,拿过火把,将瓦罐外面漏出来的麻布点着,随即高览喝道:“对准西面十二个井阑!掷!”一指西面一个井阑,高览狠狠的将手里的燃烧弹丢了出去。
 
    “啪!”一声脆响,燃烧弹在井阑的木质防御上破裂开来,一时间,里面的酒精被点燃,火苗立即飞溅了起来,井阑上哀嚎一片,一个个火人都从井阑上面掉了下来,但是下面推着井阑的士兵可是不管上面人的死活,因为他们得到的死令,不管上面的人剩下多少,只要他们还没死,就要继续推着井阑向前,知道推到了城墙的边上,可以让井阑上的士兵跳到城头上。
 
    “噗!”但是井阑下的士兵也并不是没有危险性的,一个个火人从他们的头顶上掉下来,不少没有反应过来的人都是纷纷被砸到,或是直接被砸死,或是也被点燃,身上带着火苗在地上打滚,哀嚎…………
 
    可以说,一轮的燃烧弹,打压了张燕大军的士气,但是在后方,这样看着城头上的情况,就在那燃烧弹飞向了西面十二个井阑的时候,张燕竟然嘴角一挑,一拍自己的马鞍,道:“好!某果然猜的没错!”
 
    一旁的几个将军立即疑惑的看着张燕,张燕立即道:“你们,高览城头上的燃烧弹不多了,只能够摧毁我们西面十二个井阑,剩下的八个已经无力摧毁,而弓箭手的箭矢都在射向那八个井阑,高览这是要放井阑到城墙,呵呵!肉搏战!好!高览,看看是你狠还是我狠!”
 
    都是老中医,在战场之上,很少有谁可以骗过谁的,高览这么做,尽在张燕眼前,当然骗不过张燕的眼睛,所以现在,就是被谁比谁更狠了,张燕一挥手道:“传令,剩下的人马,从东面进攻!”
 
    “诺!”
 
    “主公!”一旁的陶升立即紧张的对张燕道:“将剩下的人马调走,中军岂不是会空虚啊!”
 
    张燕眼睛一眯,恶狠狠的说道:“怕什么,如今李林已死,我还怕他们忽然冒出来一支兵马来偷袭我中军不成?”
 
    “好!”陶升一咬牙,点点头,立即指挥剩下的兵将,自己亲自带队,冲了上去。
 
    十二井阑,已经全部被点燃,下面留下了一片片烧焦的尸体,但是这并不能阻拦张燕大军的冲锋,剩下的八个井阑已经冲到了城墙前,燃烧弹已经没了,下面,就是最原始的肉搏了。
 
    “将军!敌军上来了!”士兵立即喊了一声。
 
    高览一挺手里长枪,喝道:“兄弟们,给我杀,将敌人杀下城墙!”
 
    “啊!”众人纷纷怒吼,张燕大军一冒头,便要迎接十几把长枪的问候,但是就这样,张燕的大军依旧登上了城墙。
 
    “噗!”高览一枪刺倒一个士兵,忽然感到身后寒风逼来,说时迟那时快,高览一个闪身,长枪脱手,一下子抽出腰间钢刀。
 
    “当!”一声脆响,高览拔出来的半截刀身,挡住了身后敌军看来的钢刀,高览大骂一声道:“好小子,还敢偷袭啊!”说着,狠狠一脚飞起,踢在那人的小腹之上,那人吃痛后退一步,高览立即上前。
 
    “唰!”长刀出鞘,顺势也割下了那敌军的脑袋。
 
    “嘿!死守城池!城在人在!”高览一声怒吼。
 
    “死守城池!城在人在!”
 
    “死守城池!城在人在!”
 
    麾下士兵纷纷响应,但是高览再一看,后面,张燕已经将中军的士兵都调集了过来,井阑靠向了城墙,这些敌军便可以直接冲上来,已经没有了阻隔,“看来!今日,自己很有可能交代在这里啊!”高览心中苦笑一声,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林刀,这可是主公当年亲自赐给我们几位将军,还有自己那一面黑字辽旗。
 
    看着城头上还挂着的那面旗帜,黑字辽旗,辽字的右下角,又一个高览的高字,高览幽幽说道:“主公!末将无力回天,但是末将,尽忠了!杀!”哀叹过后,便是高览的爆发,长刀挥舞,直接向人堆冲去,一柄林刀上下翻飞,一时间竟然将冲上来的敌军逼到了墙角。
 
    但是随着张燕第二波的大军冲了上来城头上的压力倍增,只有血粼粼的厮杀,殊死的搏斗,不是就有人哀嚎着,从城墙上掉了下来,摔的粉身碎骨…………
 
    在后面的张燕,面对这样的惨烈局面可是欣喜无比,振奋的喝道:“哼!今日便是破城…………”
 
    但是话还没说完,忽然感觉到不对劲,赫然向东面望去,只看地平线上,出现了一条的黑线,并且这条黑线正在飞速的变粗,张燕的实现也就变得清晰开来,骑兵!是骑兵!在看旗帜,文!
 
    “额?”张燕一开始竟然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援军,竟然是敌人的援军。
 
    “呜…………”胯下战马几声嘶鸣,跺了几下马蹄,给张燕已经表达出了自己对危险来临的预测,张燕这才反应过来,立即喝道:“不好!是援军,敌人援军!”
 
    其实都根本不用张燕的大喊,已经有一名士兵,策马飞速向张燕本来,嘴上不停喝道:“主公……主公……敌军援军杀到,已经直奔中军而来,主公…………”
 
    张燕将中军的人马已经全部调上前去,中军空空如也,怎么跟人家打,张燕怒喝道:“妈的!竟然真有人会偷袭我方中军!气煞我也!快!快!鸣金撤退!快!快!”张燕可算是气的不行,是能够想到,自己围攻荥阳近两个月,敌军后方没有派来一兵一卒的援军,而今天正是自己最顺利的时候,自己将中军派出,但是敌人的援军竟然杀来了!难道是敌军有高人,算好时间来的?说不定他们正是冲着自己的中军来的!还与什么猜测,张燕一咬牙,立即策马后撤,自己先安全了再说吧!
 
 第一百零一章 重整人心(4)
 
    “狗贼休走,镇远将军文稷在此!”一声爆喝,从东方杀来一路骑兵,直插张燕中军,几乎没有受到的抵抗,就已经杀了进去,幸好张燕腿脚快,已经脚底抹油,要不是张燕当机立顿,恐怕文稷一轮冲锋,就已经要了张燕的小名。
 
    “哈哈…………”荥阳城头之上传来了一长串的小声,只看浑身浴血的高览,艰难的举着手中的林刀,腰已经累的无法挺直,模糊之中听到一动,一抹眼角的献血,便一看到了东方的骑兵,骑兵,那样雄壮的骑兵,除了我幽辽精锐,还有何人有这样的骑兵,高览立即就笑了出来。
 
    “哈哈!兄弟们,援军来了!援军来了!兄弟们,奋勇杀敌,将敌军赶下城去!”高览用了最后的力气爆喝一声,城头之上,已经筋疲力竭的高览麾下将士,一听到了高览的笑声,均是太阳望去,果然,援军已到,众人立即群情激奋,胸中又重新燃起了熊熊烈火。
 
    “什么!”在城头上的陶升可是傻眼了,援军,自己家主公身边可是没啥人了!随即便回头望去。
 
    “将军小心!”忽然一声大吼,陶升只感到自己身边一股罡气袭来,赶紧后撤,直接就撞在了自己身后的士兵。
 
    “啊!”一声惨叫,陶升情急之下,躲避之中,竟然将自己麾下的士兵挤下了城头,摔的粉身碎骨。
 
    躲过了一击,陶升都直冒冷汗,很是时候,张燕这边的鸣金之声大作,陶升立即喝道:“快!撤军!撤军!”说着,赶紧顺着井阑往城下跑。
 
    但是这城头之上,乃是你说来就来,说跑就跑的,高览立即领军掩杀,被砍这井阑靠上了城墙,你上来时候好上,但是你想下去,可就废了劲了,都不用高览费什么劲,陶升在撤退到了城下时候,冲上城头的兵马几乎已经损失了一半,而其中大部分却都是因为慌忙之中,加上被高览这边一吓唬,直接就从井阑上跳了下去,或是被自己的胞泽给挤了下去,摔成了八瓣。
 
    “呵呵!”战后留生,高览都不禁笑了出来,缓缓的向后,靠在了城楼之上,喃喃道:“看来,老天还不想让我去见我家主公啊!”
 
    “哦!哦!哦!”城头上欢呼一片,很久没有听到这样的欢呼了,守城一个多月,近两个月,众将士早就以机构习惯将敌军一次又一次的打退,但是今天,就连高览都已经抱着必死之心应战,但是忽然出现的援军,让众人都活了下来,也难免都已经精疲力竭的众将士还这样的兴奋…………
 
    而跑下城头的陶升呢,可没有这么的幸运,可不要忘记,这城下可是还有文稷带领的数千骑兵呢,陶升带着人马跑了下来,直接遇上了文稷的骑兵,骑兵,面对着一帮已经在攻城之中用光力气的张燕大军,这还用说,立即大的陶升众人哭爹喊娘,幸好张燕没有忘记他们,派遣杨凤前来接应,陶升算是捡了一条命,但是那派出去的大军,可是没回去多少,这一场大战,张燕打败,麾下大将陶升重伤,麾下将士损失惨重…………
 
    “哈哈!文将军!”高览几乎是上半身趴在城头之上,毕竟他是太累了,看到文稷带领骑兵到了城下,高览连忙喊道:“快!开城门!”
 
    “诺!”立即有人下城,要知道荥阳的城门后面都已经被巨石挡住,可见高览死守之心,但是这要再一次打开城门,可是费了大劲了。
 
    高览笑道:“文稷将军,某实在是累的够呛,就不下城迎接你了!”按理说,高览的品阶可是要比文稷高,但是文稷这一次来,可算是救了荥阳,也救了高览和麾下众将士一名,高览心中怎么会不感激,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文稷连忙拱手道:“高览就不必客气,乃是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也不必着急开城门,我在城外立下以大营,与高览将军城掎角之势高览就给我运送来一些粮草变好!”
 
    “好好好!”高览连连说道,立即跟身后士兵道:“立即去办吧!”
 
    “诺!”粮草荥阳可是还有不少,起码够支撑三个月以上的,所以这点东西高览自然不再话下。
 
    文稷又说道:“高览将军,这一会,公子派我前来,出了给高览将军救援意外,还有一个重要的消息要告诉高览将军!”
 
    高览摆摆手,道:“文稷将军但说无妨!”
 
    “这个…………”文稷一看,自己在城下,而高览在城上,所有犹豫一下,但是一想,这样的话,这样说也是无妨。
 
    随即,文稷大喊一声,道:“高览将军!众将士,咱们主公没死!死讯是假的!是假的!”
 
    “…………”众人竟然愣在了当场,刚刚结束的战场上,一盘萧杀之气,血腥的味道十分刺鼻,更别说高览守城时候用了不少的粪便和酒精,那个味道,若不是早就已经习惯了战场的众将士,普通人闻上几分钟都受不了,但是文稷的一句话,让所有人的动作都听了下来。
 
    文稷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因为自己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所以也就定睛的看着城头上的高览。
 
    过了半晌,高览才反应过来,还质疑的问道:“文……文稷将军!这……这个消息可是真的!”
 
    文稷立即道:“主公之事,某哪有胆子说谎啊!高览将军,这是真的!真的,主公已经从西北派血衣传来消息,主公真的没死,真的没死!”
 
    “没死!没死!”高览彻底傻逼了,喃喃的嘀咕了几声,“哈哈!主公没死!主公没死!没死啊!”随即就是越来声音越大。
 
    “喝!喝!喝!”城上城下,立即是欢呼声,怒吼声,嚎叫声一片,一起庆祝这样天大的喜讯。
 
    众人都是笑得合不拢嘴,高览立即喊道:“文稷将军,主公如今正在何处,何时归来啊!有主公带领,我们就要狠狠的教训教训这刘和小儿!哈哈!”
 
    文稷笑道:“高览将军放心,主公自然有主公的计划,而公子下令派我来,就是要收拾收拾这个张燕的!”
 
    “哦?”高览邪邪的一笑,如今知道李林没死的消息,已经空落落几个月的高览,就跟在许昌城内的不少官员一样,心中悬起的巨石落了下来,而强大的信心也是涌上了心头,看着文稷邪笑道:“文稷将军,这是什么意思啊?”
 
    文稷也是邪恶的一笑,道:“将军你就看好吧!”
 
    “…………”城头上欢呼声一片。
 
    而张燕的大营,可算是有了强烈的对比,张燕灰头土脸的跑了回来,不一会,杨凤护送着一帮残兵败将,还有受了伤的陶升也扯了回来,今日打败,整座大营都是死气沉沉的。
 
    “奶奶的!这个文稷是怎么冒出来的!他李平怎么还会有这么多的骑兵,难不成他把的许昌的士兵都给调出来的不成?”帅帐之中,张燕不停的大骂着,不过张燕有一点可是说对了,文稷带着的骑兵,真的就是守卫许昌的骑兵,也是李平手中剩下的最精锐的骑兵,就算是今天张燕没有将守卫自己中军的将士派出去,就凭着文稷的这些骑兵,也是够张燕喝一壶的,不过张燕更倒霉,看到人影就赶紧跑了回来。
 
    “主公!”杨凤缓缓走进帐来,张燕立即问道:“损失多少?”
 
    杨凤有些不愿意的说道:“损失步军近万!”
 
    “什么!”张燕惊叫一声,道:“怎么会这么多!”
 
    杨凤无奈道:“敌军的骑兵很是厉害,几个冲锋,陶升将军麾下的步军几乎就死伤殆尽了!陶升将军也受了重伤!我已经将他交给军医救治了!”
 
    “嘿!”张燕懊悔的狠狠的一拍眼前的案子,郁闷道:“真是疏忽了,没成想敌军竟然还会这一招,竟然以高览为鱼饵,就是等着我将中军调走,随后杀来,要不是某当机立顿,嘿…………”张燕这个可真是猜错了,文稷可是万万不会做出用高览为鱼饵骗这样上当的事情,这可真是赶巧了,谁让张燕就这么点背呢?
 
    帅帐一阵叹息之声,张燕看看众人,心想,这仗还要打,不能因为一场打败就成了蔫吧茄子了,立即喝道:“好了!你们不要愁眉苦脸的!胜败乃兵家常事!我们虽然输了一阵,但是别忘了,我们依然有优势!援军又如何,我就不信李平还有多少的大军可以调动!围城快两个月,我张燕是不会败的!”
 
 第一百零二章 张燕的悲叹
 
    “报…………”张燕大营中,一名士兵飞速的跑到帅帐外喊道:“启禀主公,李平麾下将军,文稷前来拜访!”
 
    “额?”众人一惊,张燕沉声道:“文稷来了!他是什么意思?”
 
    杨凤立即怒声道:“哼!这个小子是来找死的吗?”
 
    一旁的众将也是怒声喝道:“主公!此人定然是来羞辱我等,让我等直接出去,趁他不备直接将其格杀!”作势就要拔刀冲出去,这文稷刚刚胜了张燕他们一阵,让张燕大军损失惨重,这个时候来,众人怎么会不痛恨?
 
    “慢着!”张燕立即制止众人,厉声说道:“哼!咱们虽然输了一阵,但是不代表我们就会输到最后,既然文稷赶来,定然有事,我倒要看看,他卖的什么关子!”
 
    “这个……主公……”众人惊愕的看着张燕,张燕一摆手,喝道:“来人!有请文稷将军!”
腰胯钢刀,三人昂首挺胸而来。
 
    “交出兵器!”忽然一声怒吼,文稷三人被门口的卫士拦住。
 
    “你…………”文稷身后的两名护卫立即大怒,怒视这两名护卫。
 
    享受着张燕麾下将士十分不友好的眼神,文稷微微一笑,一摆手,很是爽快的将腰间的钢刀卸下来,低了过去。
 
    文稷这么痛快的交出兵器,不禁吧自己身后的护卫弄得一愣,就连门口伸手要兵器的张燕麾下卫士都没有想到文稷竟然很是随意的就将兵器交出来了。
 
    文稷缓步进入帅帐,张燕端坐其中,文稷拱手一拜,很是客气的道:“辽侯麾下将军文稷,拜见张并州!”官职乃是并州牧,文稷这么叫,也可见是十分客气了。
 
    “嘿!主公!”忽然杨凤很是愉快的走了进来,故意的大声喊道:“油锅已经架好了!”说着,忽然看到文稷已经进来了,还愣了一下,不过旋即就是极为阴险和邪恶的眼神看了文稷一眼,也不说话,直接就站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不管是演习还是还是真的,文稷都是不为所动,依旧很是端正的看着张燕,张燕眉毛微微一挑,缓缓道:“哼!文稷,你刚刚胜我一阵,莫非是来看我受没受伤吗?好胆的胆子,告诉你,今日乃是我疏忽大意,不然的话…………”